返回列表 發帖

新年絮語

新年願望
  下班的時候,跟同事道別說「明年見」。哦,明天就是2010年了。一天與一年之間隔了多遠,仔細想來其實不過一瞬間。
  聚過晚餐,一群人堅守著年頭到年尾的熱鬧,彷彿只有盡情的喧嘩才能沖淡時間帶給人的憂思和悵惘。這個時候的牌局有些心不在焉的味道,就著彼此的微笑把一年的最後時光拋灑,其實我們把快樂想的很簡單。
  同事的女兒打來電話,說現在不回家,要在公園和同學一起許新年願望。那刻,恍惚無數顆流星劃過心頭的溫暖,青春在遙遠的地方開出美麗的花,絢麗與奪目。我不知道那花一般的年紀會許下什麼新年願望,多少是祝福,又有多少是期盼,但我相信那一刻裡,她小小的世界裡該是多麼的溫潤與潮濕,多麼的幸福與感動。外面的夜空依舊,月色也依舊,可我知道,因了這些美好和感動,世界在這一刻已經不同。
  親愛的,你有新年願望嗎?
  冬日的午後
  雖然網絡上全是關於元旦降溫的消息,可對於南方小鎮的我們,新年頭三天依然陽光燦爛。這是否預示著2010年的所有日子都是美好和幸福的,我希望是的,對你對我都是的。
  這日子溫暖得恍惚春天的味道。陽光把女人的勤勞與賢惠晾滿陽台和場坪,滿眼都是紅的被綠的襖,高的鞋細的巾,枯槁的冬天只有這個時候才生機昂然。這樣的午後,坐在公園的角落裡,任陽光灑滿全身,任微風把書翻成一種庸懶的味道,任思緒或近或遠,世界在眼前和季節一樣開始從容和緩……年輕的母親推著嬰孩慢慢走過,每一顧盼中都是與孩子的對視,孩子手上玩具鈴聲久久不散,好像一串串呀呀的心語在蕩漾開來。一對老人蹣跚而行,那種相依相扶中,你一下就讀懂了什麼是地久什麼是天長。一群孩子在草坪中翻滾打鬧,歡聲笑語惹得最後幾片黃葉兒禁不住花枝亂顫,在落地的瞬間我分明聽見一絲快樂的呻吟……
  在這個冬日的午後,世界在我面前以一種舒緩的節拍展開:無拘無束逛街購物的女人,高跟鞋踩出悠然的姿態;沒有公務纏身應酬買醉的男人,腳步也開始遲緩;老人的悠閒與孩子的歡暢各成風景,就是那些來來往往的車輛,我也覺出了不同以往的急與奔忙……如此,即使面前是葉落枝枯,草殘花斷,水冷風寒,可我竟覺不出淒涼的味道。
  其實告訴你,那一刻我看見了心裡的春天。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