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愛和愛有多遠

"認識"寶劍1年後,想見他的願望越來越強烈.網絡已經滿足不了我對他的好奇,對他的折服和想念.
    我開始想念這個叫寶劍的男人.在他幽默簡潔而睿智的語言中,我一次次想像他的樣子.
    我願意承認好奇有時候是感情的開始,而沒有道理可講的感情一旦開始了,就會一發不可收拾.23歲,這是個期待愛情的年紀.
  和寶劍相逢與無數人相逢的QQ,資料顯示出我們生活在同一個城市裡.我不是個善於掩飾自己的人,直覺中他也不是.
  我認識他一個月後,我得好友一族被清除徹底,只留了他自己.有時候,一個人想傾訴或傾聽的時候,有一個人就夠了.重要的是那個人是懂你的.
  於是不知道從哪天起,晚上我會準時坐在電腦前,等待和他無言的相約.
  寶劍第一次沒有出現的那天晚上是個秋天,我感覺到了失落.
  以後斷斷續續的他不在線,有時幾天,有時會是一周.他留言給我說是去出差了,而他沒有去網吧的習慣.我想這個理由是合適的,我也沒有去網吧的習慣,不喜歡那麼多人擠在一個狹小的空間.
    時間就在這種斷斷續續的等待中越來越漫長.最後一次,整整11天我沒有"見"到他,我的信息欄一片空白.
  第12天,他出現了,我觸摸鍵盤的手指竟然微微發抖.我說:寶劍,你去了什麼地方,為什麼去了那麼久?
  "那麼久?11天,對嗎?我去了雲南,小軒,你還好嗎?"他說.
  "我.........還好."我說.視線模糊了我的雙眼.
    "你怎麼了."他說,"小軒,我感覺到你好像在哭.
    他感覺到了,他什麼都可以感覺到,為什麼就沒有感覺到我的心呢?
  他說"小軒,你說話好嗎?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
  我拂去眼淚,一個鍵一個鍵的敲下去:想見你.
  他忽然沉默下來.1分鐘;兩分鐘,三分鐘........漫長的空白中我終於看到他的信息:小軒,你再好好想一想,也許我們這樣相處會更好.
  "不"我說,"寶劍,讓我見你.明天下午6點,我在"名典"等你,我會一直等下去,一直等."
  不再給他拒絕的機會,我飛快的關閉窗口,飛快的離線.
  用兩片安定強迫自己睡覺,明天我要見他,我不想他看到我憔悴的樣子.
  第二天,坐在名典臨窗的搖椅上,我得心開始進入迫切而慌亂的等待.角落裡一隻古老的鍾,褐色的指針跳躍著.6點整.我凝望的方向,那扇漂亮的木門慢慢打開了.一個年輕男人走進來.我的心突然失衡.
  他有著健康而整齊的黑髮,一張輪廓分明的臉,還有我喜歡的明朗的眼睛.白樺樹一樣挺拔的身材.
  我站起來,我溫柔的長髮滑在肩上,我得目光煙波浩淼.我是一個23歲的美麗女子,我在他的眼睛裡看到了跳躍的悸動.
  我叫出他的名字:寶劍.
  他走過來:"小軒"
  我們面對面坐下,看著對方.那麼陌生而熟悉的對望,已經不需要任何的語言.無數次的想像中我們已經對望了千年,為什麼要那麼遲才相見呢?我只是想喊他的名字,輕輕的,一遍又一遍地.我知道他真名叫陳成,可我只想叫他寶劍.
  我得心在他的注視中緩和;溫暖;羞澀
  這是一個溫暖的冬天,我和他的相識,從此與網絡無關."是我先愛上你的."我說.
  寶劍說"可是,我拒絕不了你的愛.於是,這個冬天我們相愛,從網絡跌下來,到生活中,愛的真實,浪漫,美好.
  寶劍在一個名氣不算小的貿易公司做業務.這是他常常要外出的原因.有一次,我問他,為什麼不願意和我見面.他笑,笑著問我:要是我騙了你,我已經很老了,或者很難看,或者身體有殘疾,你還會喜歡我嗎?
  "會"我說,"就算你已經老的走不動了,就算你看不見,不能行走,我也會愛你的."
  他依舊笑,笑著擁抱了我.
  有了愛情,我們也就不再迷戀網絡,有點兒忘恩負義的感覺.其實,寶劍和他在網上有一些細微的差別.真實中,他更熱烈,更活潑,偶爾也天真和衝動,或者若有所思.
  日子一天天過下來.春天過去,夏天又過去.秋天到來時,我過了24歲生日.我忽然想結婚了.
  再去逛街我就拉他看傢俱,看家電.寶劍就笑,問我,打算把這些東西放哪裡,房子還沒有著落呢.
  沒有關係.我說,一切都會有的.
  然後,冬天就到了.冬天是個值得紀念的季節,我和他在冬天相戀.那個午後,寶劍來電話,聽到他的聲音有點意外.工作時,我們很少聯繫對方.
  他說"小軒,請一下午假,陪我去看一個朋友."
  嚴肅的口吻,讓我感到陌生.我笑笑:什麼朋友,那麼急,還要請假.
  最重要的朋友.他說:半個小時後,我來接你.
  我開始不安起來.我想那該是個女孩子,是在我之前,在他生命中有過故事的女孩.................................
半小時後,寶劍準時出現在寫字樓前,神情焦灼.他一把拉了我走到街中攔了出租,說,市裡醫院.一路上,他的神情讓我不敢多問.心裡忐忑地猜測著種種即將面臨的境況.
  長長的白色的長廊散發著消毒水的味道.我幾乎要跑著才能追上他.終於在一間病房門前,他站住,重重呼出一口氣,推開門走進去.
  我跟在他身後,小心翼翼地探過他的肩膀.白色的病床上,是一個格外消瘦的男人,頭髮已經脫落.那天的陽光很好,透過寬大的玻璃窗灑在他的身上,卻依舊改變不了他的蒼白和虛脫.看到我們,他吃力地抬起手臂:"陳成".
  寶劍一步跨過去,輕輕扶他坐起來;呂劍,你不要動.
  我楞了一下,呂劍?慢慢走過去,我小聲招呼他:你好,我是孟小軒,是寶劍,不,是陳成的女朋友.
  他笑了一下,轉頭看著寶劍:"她很漂亮,我先祝福你們了.
  寶劍握住他的手:"呂劍,她..........."
  呂劍打斷他,我們說好的.陳成,沒有關係,在我生活的這些年中,認識你們,我真的很快樂.很滿足.
  我吃驚的看到寶劍的眼淚落了下來,和他一起那麼久,我從來沒有看到他這樣過.我覺得呂劍在阻止他說些什麼,覺得他們之間好像有什麼秘密是不能被我知道的.呂劍用虛弱的目光看著我.他看著我,他的目光有一種異樣的,讓我不安;讓我困惑;讓我震動的感覺.那該是個什麼樣的秘密呢?會和我有關嗎?
  醫生走進來,告訴我們不能停留太久,他需要安靜的休息.
  我輕輕扯著寶劍的衣角,示意離開.呂劍吃力的揮揮手,不再說話.寶劍的眼淚那樣的繽紛的落著,一直沒有停下.
  在院子裡的一顆冬青樹旁,寶劍停住.他說"小軒,聽我講個故事吧."
  我看著他,有種悲傷的預感.
  "他才是寶劍"他說.我聽到自己的心"叮叮咚咚"跌到地上的聲音.
  他揚起頭,努力收回向外湧出的眼淚.他說"你們認識不久,他被查出患了骨癌.他在醫院治療的時候,找我隔斷時間帶去電腦和你聊天.他很早就喜歡你,可是他不能告訴你.他想也許你會害怕網絡的遊戲規則,不想見到他,也許有一天,你就會厭倦了.可是你卻用那種方式告訴他,你會一直等下去.當時我幾乎和你說出來真相.............呂劍讓我去見你,我和他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他求我,他說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女孩,我一定會喜歡你,會愛上你.他希望我永遠保守這個秘密,和你相愛..........我一直隱藏著心裡的秘密.一個人的時候,常常被壓得透不過氣來.呂劍的身體越開越不堪,他說他不遺憾,我和你在一起,這是最好最好的結果...........我向他發過誓,可是我無法再忍耐下去,他已經沒有時間了."
  我沒有說一句話,我在他的聲音中被疼痛反覆襲擊,糾葛.我向病房衝去,奔跑中眼淚嘩嘩地落著.我寧肯這是一個天方夜譚,可是它是真的,我在那雙眼睛中看到了.
  衝進門的時候,醫生已經用白色的布單罩住了他.沒有哭聲.他的家人在一旁默默的看著,也許太久的悲傷,他們已經沒有了眼淚.
  半年後,我做了陳成的新娘,我已經不再叫他寶劍.很小的一套房子,是租來的,沒有地方安置我喜歡的傢俱,電器.
  牆壁上有一張被放大到24寸的照片,是陳成和呂劍大學時在足球場上的合影.那時,他們都是健碩的男生,朝氣蓬勃.他們是我得親人和愛人.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