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錢太少,夢太多

五點下班,一個小時之後,我卻跑到了千里之外,公交車轉了三次,路燈已開始昏黃。夢想,我還有夢而已。為了什麼呢,李澤厚等哲學家說,人本身就是目的,我卻感覺不到自己就是目的,我覺得自己僅僅是工具罷了,為了達到一個目標的工具罷了,工具的我在不停運轉之中,但最終的結果還是那樣,錢太少了。

    這是一個機會,我覺得機會既然來了就該上。試想,有很多機會自己都喪失了,後來多多遺憾之情。自然,課程是艱辛的,兩個多小時的漫漫呼喊,然後返回住處已然九點半矣。

    我是一個希望不多的人,但總是喜歡做夢,夢中的景象總是之前的情景,那情那景,讓我感覺到自己的位置和方位是不是要發生改變。天,已經很冷了,外面還依舊下著霧,霧色之中,狗行草叢間,這個時候,我已經很疲憊了。累,是來自身心的。其實,我又何嘗想這樣呢,誰不願意輕鬆和閒暇呢,我又不是閒得難受的人,只是覺得,有如此的機會就該衝刺一下罷了,並且,檢測一下自己的耐心。

    夢依舊在延續,延續到那闌珊之處,午夜的燈光顯得很散漫,路燈的光芒也有些清冷了,大路上卻是冷清的,這個環境,我已經呆過了四年的時間,整整一個本科年代的光陰。本科年代也依舊換了兩個地點,回想那個年代的生活,清貧而恬淡,基本上沒有什麼特別的要求吧,可惜,年華已經流轉,我們已經不再。

    記得一次在火車上,有人在聊天,說,在上海每月沒有個七八千收入基本上沒法過之類的話。旁邊一人可能實在聽不下去了說,這話有點絕對了,按照你這麼說,上海的大部分老百姓基本上不要活了,普通人還是基本上拿著很低的工作,過著自己的生活的,無論是有多少錢,有多少錢就過什麼樣的生活。我覺得後者是位生活的睿智者,因為他知道相對,知道我們生活的就是一個大千世界,之所以叫做大千,是因為豐富多彩,並且,人與人之間是不同的,或者是根本的不同的,任何人不可能去複製其他人的生活,白天不懂夜的黑。

    所以,我覺得,錢永遠是不夠的。即使有錢如那些大紅的明星們也如此,他們年入千萬甚至過億,但他們花的也是多啊,也就是說,他們花錢的單位跟普通人是不一樣的,我們可能是按照「元」來計算的,人家的計算單位可能是「萬元」,這就是差別,假如看了這樣的花錢方式,我們豈不是就是不要活了呢?肯定不是。

    霍金也有言,活著就有希望,生命所在,希望存焉,假如沒有生命了,一切也就了無興趣了,也就沒有任何意義了。生命本身就是一個意義的載體,皮之不存,毛將焉附。生命不再,希望全無。所以,我至少還有一些夢幻,這些夢幻卻多出現在夢境之中。

    我有一個夢,有那麼一天,我在自己的小房子裡,那個房子堆放著自己滿滿的書籍,坐擁書城,指點江山,那自然是在下班之後的時間內;我有一個夢,有那麼一天,我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情,看著那夕陽西下;我有一個夢,有那麼一天,父母們提出的要求我都能滿足,並且能夠陪他們去很多地方逛逛;我有一個夢,在我臨死的時候,能夠安靜的離開,不給家人帶來任何累贅,那麼,我來的時候帶來的,死的時候也將不再帶去。

 

很期待新的內容,支持你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