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人生與往事的對白沉重

沉重,人生的與往事的對白——栩栩著你和我的那一份美好心願。
  吉他的琴弦砰然斷了,萬分的疼痛。默默地和著荒野對視,驚奇了許多。
  在那一張飄零的紅葉上,滄桑了歲月。有移植激情和激動,已經冷卻了所有的熱情,在每一次心跳過程中,所有的語言都是多餘的符號,在他和她的目光中沉浮,人生的追求,全都變成了一縷縷的風和雨,沉沉地墜落在那片厚實的大野上,人生往事。
  我和你,在風雨與陽光中凝視——各種各樣的大鳥與骨頭……黑色的翅膀,騸起了許多灰塵。那些猙獰的形象,撫摸著我的傷口。在一頁頁地裝飾著那一片田園山野。
  我們,相遇在田園裡,春花秋月。
  我們,分手在山野間,夏風冬雨。
  是啊,大鳥與骨頭的形象,靈性了萬水千山所留下的傳說和神話,在重疊著血和淚的土地上,倒影著一個個變形了的影子,長滿了鮮苔和花草的那一片片土地上,縱橫著歲月所給予的悲歡離合,永遠著機會。
  誰在祈禱?大鳥落地了。
  誰在點火?骨頭斷裂了。
  我,望著大鳥欲哭無淚,禿然了荒野。
  我,捧著骨頭蔚然長歎,心意冷卻了。
  默默地拾起了那根羽毛,讀到了什麼——說不清的痛苦在風雨中疲憊萬千。
  頷首著畫中的你和我,走過了春與秋——心身的傷痛總是隱隱著是非榮辱。
  只好說一聲:土地是我們的唯一。因為好誰都不願停留在一處等死飛翔。因為在我和你的骨頭裡有一種精混。在一次次的夢想裡,終於明白什麼??
  赤裸,在那漂浮的預言裡揮槳。流夢,在濃重的影子裡揚帆。
  接近那些七彩的光和水的方式——折疊延綿不斷著情歌裡的冷暖。
  生命的區域裡,瀰漫著春夢。在每一個人的目光中,詛咒著那只天狗在啃月,殘缺了許多種美好的想像。在光中打撈著那些水滴,有聲有色。在流水裡採集著光色,黑白分明。
  光和水的精緻,展現了生命的形象。踏浪而歌的男女,在光和水著舞蹈。
  關於山野和樹木,關於流水和稻田,關於土地和種子,接觸的全都是那些血淚所美妙的景色,在他和她的夢囈中坦誠。一如既往,擁著綠意想像秋歌。
  光的劍影,刺痛了許多真愛。
  水的刀痕,驚奇了好多悲歡。
  在我和你的希翼之中,變成了小鳥。
  詛咒那位巫師,把一切都改變了摸樣。
  膜拜那棵老樹,枝頭上點滴了豐碩的詩歌,和著風雨豐盈了許多生活的風情。
  頂禮那些巖壁,兩岸青山了平平仄仄的田園山野的故事,流夢著春秋的感悟。
  哈哈,光和水的倩影,多麼的阿娜。
  是啊,光和水透徹了我們的身心……將所有的思念大寫在藍天上。陽光之下,我在大野上放飛——白鴿……在每一個生動鮮活的詞彙裡,濃進了我滿懷的情意,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樣的充滿著春秋詩意,重新描述我們在春野上的的滿懷辛勤,在生機勃勃的秋地上擁抱著一個個的溫馨,用那流彩和火熱的大眼睛交流著渴望吧,撫摸著心地上綻開的那一朵朵鮮花,美麗的想像,飛落在你和我那洞開的窗台上,聆聽著你那一陣陣心跳和那首歌謠……
  重讀那首歌曲,美和丑是多麼的希翼。
  從此,別夢依稀咒世川。從此,我們都是一位流浪漢。
  伸出那雙冰涼的手吧,握住了什麼呢?
  把滿懷的心緒一片片地撒向那些大地,在所看到或讀到的各種不同的景象之後,終於,發現了他和她的許多種秘密,在相同的意境裡,猙獰了我和你的那些罪行,曾經的罪孽讓我不得不放棄自己的追求……
  風風雨雨,情節了恩恩怨怨。
  花開花落,浪費了多少的青春。
  在最輝煌的日子裡,有誰會想到明天?
  聽一聽心底裡的那些感歎吧,
  ——日漸豐富了真假所給予的得失…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