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一月,如歌悲鳴

一月,我遭遇寒冷。
  浩蕩而至的寒流帶著凜冽的氣勢威逼著我,空氣似乎被禁錮起來。清霜遍地,冰封千里,蕭蕭寒意縱情肆虐。儘管我的棉服足以御寒,我並不畏懼冷氣森然的冬季,何況也未至冬的最深處,然而你告別的話語言猶在耳,我的心頭禁不住黯然消沉,遠甚於陣陣湧來的寒風。
  顫慄中,悲涼之意讓我滿腔的情懷無處遣排。還記得嗎?你曾說過:「溫柔的夜應該是你我引頸相和。」你還說過:「如果想你是一種罪過,我願意疊加堆積,讓流光來處置我數罪並罰;如果愛你可以被數罪並罰,我願意背負著愛戀的罪孽,一步一步堅毅地走向生命的深處。我一路回望,一路看著你的臉,微笑不語……」你還說過很多很多,但是此刻,我已說不出。
  原諒我的冥頑與偏執,我依舊是那個癡心不改,執著不悔的人啊。無論歲月滄桑如何變幻,我仍撫著心口的疼,仰望著遙遠的幸福,終生將你守望。
  一月,天寒地凍,卻有一顆心比天氣更加寒冷。若一切可以在一月中蟄伏,就讓我懷著蟄伏的心情繼續將你等待。先知告訴我:「冬天已經來了,春天還會遠嗎?」濡濕的眼眶訴著我心中的不甘不願以及懇切誠摯的心情。我若有淚,當無聲地碎裂於悄悄沉沉的暗夜,我又如何抑制我心底無言的悲傷?一月的天宇下,再也沒有了糾結繚繞的歌喉,那些溫情的纏綿哪兒去了?
  當美麗與我擦肩時,我的歌又如何能夠清越嘹唳呢?彷彿我正是天地間行走的最後的歌者,悲鳴是如此的孤獨而且哀傷。世界的繁複精彩已蛻化為戈壁沙漠般的空曠荒蕪,再也沒有盎然生機的生命在那一片廣袤的空間穿行。眼見著自己的枯槁憔悴,眼見著蒼穹如墳,大地如塋。我仰天悲歌,淚下如雨。斬不斷那份相思,理還亂那份傷離,我歌命運,我悲不幸。
  無邊的落寞與黑暗在我的四圍鋪鋪展展,我又怎願讓你如我一樣抱著冷寂的清夜。一直以來渴望著能夠給你深情的懷擁,在暖意的懷抱裡給你熱力的提升。我存在的價值在於我的心中對你的那份癡心的眷戀,所有的思想因愛而生,而你的離開,讓我心中的愛戀全然寂滅。許多的溢美之詞再也沒有了用場,一個個現著哀戚的模樣,因為它們失去了適用的對象。
  我將所有的詞彙堆砌,排列,推倒,再堆砌,再排列,再推倒,卻再也無法建起美輪美奐的架構。手攥著滿把的詞彙,卻只有淚水從指縫間滲出,點點滴滴說著我的夢想,我的渴望。我拼湊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表述那生生撕裂的心情。因為你的揮別,我的世界從此不再完整。遠離了你的呼吸,我僅能陷入深深的失落;因為你的離開,我在深入骨髓的痛楚中深味著人世的悲涼。
  想要世間將我遺忘,也想在虛幻的影像中忘卻紛攘的紅塵。人的一生中想要忘記有時真的很難很難,我知我所有的努力只會讓你浮現的更加清晰,因為忘卻不是我的初衷。無法割捨的情懷讓我每放一次,心痛一次,我知那是愛在作祟。只有深愛,才有劇痛;只有極致的貪戀沉湎,才會有今日不可掩抑的脆弱與疼痛。
  看不到你的眼,握不到你的手,但我依舊感受著往昔那份如蜜餳般釅釅的愛戀,至深至濃的情感是我心底不死的情結。想念讓我癡迷,讓我沉醉,讓我瘋狂。守望著歲月中的日日夜夜,你還是那個讓我魂牽夢繞的人兒,我還是那個望眼欲穿,望穿秋水等你回眸等你轉身的人兒。
  我把心情放在字裡行間,等你來讀;我把心情放在一月的風中,等你來聽。遙遠的你,是否聽見了我如歌的悲鳴?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