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雪中遠去的小紅人呀

去年的第一場大雪我記得很清楚,雪很大,整個大地、原野、果園都被白雪覆蓋,而雪中那兩個鮮艷的紅點,最讓我難忘,那是市國土局派來檢查建設用地情況的工作人員,一個叫王芳,一個叫劉麗。
  王芳已是當了媽媽的人了,雙眼皮,大眼晴,個頭一米ˍ六八左右,說話快言快語,聲音尖細亮。劉麗是個從人民大學剛畢業不久的學生,長的婷婷玉立,柔聲柔氣。她們來時,天氣還沒什麼異樣變化,我把她倆安排在金利大酒店住下.誰知天明起來,打開窗戶,地上、房子上,處處,片片雪白,雪花被風刮得在空中直打轉。
  這樣的天氣還能再出現場檢驗土地嗎?我說:「改日再驗吧。」
  王芳和小劉已收拾利索,一人穿一件紅色的茄克衫,帶一頂艷麗的小紅帽。「不礙事,不礙事。」看她們的認真樣兒,我只好打電話給負責建設用地的張股長,讓他帶車來接我們。
  這次查驗的土地,一塊是五中的建設用地,一塊是技術監督局的辦公用地。本來我們的報批材料上已寫的明明白白,長多少米,寬多少米,折合多少公頃.但市局為了落實新《土地管理法》,嚴格審批佔用耕地搞房地產開發建設,對報批手續非要親自來現場查驗。
  雪還在紛紛揚揚的下,我們到了紅衛村地一片建設用地的現場。剛一下車,風捲著雪花直往脖子裡鑽,我倒吸了一口涼氣說:「咱們已經到了現場,看一看就行了,反正這圖上都標的明明白白。」
  王芳和小劉都堅持要測量,問「有尺子沒有?」張股長說沒帶尺子。她們想了想,要張股長指認地界,她們倆以步代尺,在風雪交加的漫漫原野裡,穿過雜樹、梨行,一步一個腳印,一步一片泥濘,艱難地走著,皮鞋帶起雪塊、泥土,濺在褲腿上,她們全然不顧。
  測量後,兩人又要堅持找當地老百姓開座談會,詢問一下群眾有什麼意見,我和張股長勸阻說:「現在雪下這麼大,咱們到誰家去喊人,人家願意不願意參加?」
  王芳說:「市局既然讓我們來查驗這塊土地報批是不是真實,我們要如實完成任務。」沒辦法,我們只好硬著頭皮找紅衛村的負責人,又找了幾個群眾代表,召開了座談會。
  從紅衛村出來後,我們走在街上,路旁的桂花樹、松樹上掛滿了雪,亮晶晶的。我長長的出了一口氣,慶幸接待任務已經完成了大半.誰知劉麗這個小姑娘不知從哪裡弄來一卷皮尺,和王芳一嘀咕,又要回去重新量地。原因是剛才用步測量的不準確。
  沒辦法,我們只好聽命。又回到原來的地方。她們倆一個扯皮尺拉著走,一個在這頭摁住皮尺算.我沒有跟著去,站在地頭默默地注視著雪中遠去的小紅點.看到兩個女同志的工作態度是如此認真,一絲不苟,比較起來,讓我心中有愧,自歎不如.其實我們不是沒帶尺子,而是瑞雪紛飛天寒地凍的惡劣天氣下不想找麻煩。
  皮尺在一尺一尺地量著大地,而我覺得好像扯著我的心是在量著我們工作之間的差距。雪中遠去的小紅人呀!將永遠留在我腦海裡!抹也抹也去,那捲尺子,也將被我留在心中,常常地量一量我與「認真」二字之間的距離!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