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生命如此之輕

早上剛進辦公室不久,表哥打來電話,從他嗚咽的聲音中,得到了大姑歿去的消息。雖然春節去探望她的時候,就已重病在床,我有一定的心理準備,但這突如其來的噩耗,還是讓我心猛的一緊,震驚得手中的電話差點掉了。
  一上午的情緒低落,一午的沉默無語。
  年前,父親的老朋友李叔叔突發腦溢血,經搶救無效死亡,佇足墳前,想起他對我的好,心在流淚。年後不久,某晚,朋友打來電話,說是心情鬱悶,邀我陪他喝酒,亦是親人辭世。是夜,於二馬路黑兒燒烤對酌,話及傷心處,淚落衣襟。現在又是大姑,在與死神掙扎鬥爭後,走向了另一個世界。
  人的生命,脆弱得就像寒風中搖曳的落葉,意外總是這樣突然,誰也不知道明天睜開眼後,我們還在結實的躺在床上,還是已經身在天堂亦或是地獄。
  一生的路有多長?從瓜瓜落地,到生命終結,不過數十年,比之浩浩宇宙,不過彈指一揮。「親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生命不可超越,珍惜眼前,學會放棄,學會選擇,這才是最重要的。
  窗外,早開的曇花已有了衰敗的痕跡,趕早的已經一縷芳魂,跌落枝下。時間撲朔迷離,總是與生命捉迷藏,當時間追上了生命,也就意味著遊戲結束,時間凝固,生命終止。落去的花和逝去的人之間也許有某種聯繫,生命是一條封閉的單程車道,我們無法回頭重來,與其徒留唏噓,不如珍惜所有,把握現在,不是嗎?
  悲傷之餘,胡言亂語,以之渲洩。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