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一隻抗戰到底的元首雞

我得承認,我絕對沒有想到,我竟然會佩服起一隻雞來了。當然,您可能一下子就產生關於這只雞的豐富聯想了,因為齊桓大帥是個什麼人哪,他這麼了不起的人,居然會佩服一隻雞,那這只雞就肯定比他齊桓大帥還要了不起。

  事實確實如此,這確實不是一隻普通的雞,而是一只有著很高的思想覺悟、很強的綜合素質、過硬的創新實踐能力、敏銳的蒸治意識和頑強的工作作風的雞。在這方面,我只有自歎不如。

  我比不上這只雞。我相信,它一定是一隻能夠代表最先進按時打鳴能力的發展要求、代表最先進吃食思想文化的前進方向、代表最廣大公雞母雞根本利益的雞。否則,在我們家屬院所有的雞面臨滅頂之災的時候,這只雞就不會這樣挺身而出,並且堅持戰鬥到底。

  考慮到這只雞在與那場滅頂之災鬥智鬥勇時表現出來的非凡智慧,我尊敬地把它叫做元首雞。更何況,它是一隻公雞,它的風度、氣質、姿態、衣著,都與這個元首雞的稱號非常相稱。

  元首雞比我更及時地察覺到了危險降臨前的不祥之兆。那天,我站在家屬院的佈告欄前,學習領會上面新近貼出的一則通知。通知說,近期,單位所在的市將進行一次文明家屬院的評比活動,而各個單位的家屬院裡是否養了雞,則是這次檢查的重點專案。所以,請大家務必根據通知要求,積極配合單位對家屬院的整頓治理。

  通知明確要求,自即日起,家屬院裡不准再出現任何一隻雞。各家各戶所養的雞,必須在三天之內處理完畢。到第四天,單位精神文明建設指導委員會將對家屬院進行預先檢查,對僥倖存留下來的雞,將發現一隻處理一隻,絕不留情。

  跟我擠在一起看通知的,主要是老太太。誠然,所有的雞都是她們養的,但她們對這個通知並沒有產生多大抵觸情緒。因為她們都知道,雖然我們單位不屬所在的市管轄,但如果評不上文明單位,畢竟還是一件不光彩的事。不僅對單位來說不光彩,對她們那些帶冒號的老伴來說也不光彩。

  更何況,這樣的通知已經不是第一次,見多識廣的老太太們早已學會了處變不驚。就連我這個歲數跟她們的兒子女兒差不多的年輕人來講,印象裡就已經見過四次這樣的通知了。

  第一次是八年前,通知要求“三天之內處理掉所有的狗”;第二次是五年前,通知要求“三天之內處理掉所有的小菜園”;第三次是三年前,通知要求“三天之內處理掉所有的鳥”;第四次是一年前,通知要求“三天之內處理掉所有的陽臺雜物”。

  這次要求“三天之內處理掉所有的雞”,只是我見過的第五回。而對老太太們來講,她們必定已經見過很多回,估計她們家床底下的舊紙箱子,都已經被通知要求“三天之內處理完畢”過了。所以,她們都很平靜。

  但是,我仍然感受到了一種強烈的、帶著寒氣的抵觸情緒。這種寒氣來自我的背後,所以我就回過頭來了。於是,我就看到了那只元首雞。它站在人群的後面,從大家的腿縫裡讀完了那張通知,接著便沉著、冷靜地離開了。

  此後的三天裡,我沒再見過元首雞,我只見過它的子民們。對這些子民來說,家屬院已經成了它們的噢死違心集中營。它們的下場都很壯烈,因為那幾天家屬院裡幾乎家家戶戶都在殺雞。一到做飯時間,滿院子都是紅燒雞、清燉雞或宮爆雞丁的味道,在四處飄蕩。

  據不完全統計,這三天中,有85.72%的小孩子在上學時,手裡舉著的不再是霜淇淋,而紅燒雞腿;有98.36%的女同胞的減肥計畫,正式宣告破產。另外,還有72.72%的老年同胞,因為血液粘稠度和高血脂指數急劇上升到了十分危險的地步,被送進了單位小醫院,而其中又有54.87%的人,被連夜轉送到了市里的大醫院。

  一名上幼稚園的女孩的喉嚨,被匆忙中沒有清除乾淨的碎雞骨頭輕輕地紮了一下,因而引起了一場嚴重的家庭糾紛,負責殺雞、燉雞的孩子的爸爸被命令面壁長達半個小時。而把那只雞當禮物送來的鄰居老太太,被孩子的媽媽報以三次冷眼。另外,還有一名上小學高年級的男孩子,因為在學校裡大耍威風,逼著同學替他吃紅燒雞腿,被老師責令寫了保證書,保證以後再也不拿紅燒雞腿到學校來逼同學代吃。

  到了第四天,家屬院順利通過了單位精神文明建設指導委員會的預先檢查,一隻雞都沒有發現,一聲“咕咕”都沒有聽到。領導們很滿意。但是我知道,已經轉入地下的元首雞的內心裡,卻在流血。我想,它一定是親眼目睹著它的子民們的殘骸,被一車車拉出家屬院,丟進了遠處的萬雞坑。

  市里的大型檢查團終於來了,共有五輛小車,三輛麵包車。由於我們這個單位級別很高,並不比所在的市級別小,所以市里主管這項工作的主要領導都來了。

  檢查進行得很順利。對此次檢查的重點,也就是是否存在違法養雞的問題,領導們檢查得很詳細,當然結果也很滿意,因為他們連一根雞毛都沒看著。

  雙方領導的講話,是在離那個佈告欄不遠的家屬院門口發表的。佈告欄上,那個通知雖然已經開始褪色,但還是很顯眼。領導講話完畢,如潮的掌聲平息之後,四隻有力的大手,揭開了那塊剛剛由工作人員掛在門柱子上的那塊銅匾上蒙著的紅布。銅匾上寫著:“授予你單位家屬院為文明家屬院”。

  就在這時,“咕咕嘍——!”一陣淒厲的叫聲在現場響了起來。是那只已經在地下堅持了好幾天的元首雞。此刻,它正高昂著頭顱,挺身站立在市領導的奧迪車頂上。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