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愛吃魚頭

我有一位長輩,以愛吃魚頭聞名,每逢她家裡吃魚,子女們總是把魚頭先夾到她的碟子裡;朋友們聚餐,大家也必然將魚頭讓給她,只是在外面她比較客氣,常婉拒大家的好意。

   

不久前,她去世了,臨終,幾位老朋友到醫院探望她,有位太太還特別燒了個魚頭帶去,那時她已經無法下嚥,卻非常艱苦地道出一個被隱瞞了十幾年的秘密:

   

「謝謝妳們這們好心,為我燒了魚頭,但是,到今天我也不必瞞妳們了,魚頭雖然好吃,我也吃了半輩子,卻從來沒有真正地愛吃過,只是家裡環境不好,丈夫孩子都愛吃魚肉,我吃,他們就少了;不吃,他們又過意不去,只好裝做愛吃魚頭。我這一輩子,只盼望能吃魚身上的肉,哪曾真愛吃魚頭啊!」

   

如今,每當我聽說有人愛吃魚頭,總會多看他幾眼,心想:他是「愛吃魚頭」呢?抑或「吃魚頭為了愛」?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