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外婆的蒲扇

立秋過後,雖然白天仍然烈日炙烤,但夜晚已是涼風習習,許多人家都搬出了木凳,搖起了在空調房內冷落了一個仲夏的蒲扇,享受著自然的陣陣涼意,在綿延起伏的知了吟唱中,閒聊起家常裡短,遠近新聞。
  一輪十五的圓月在天空朗朗地照著,注視著這樣清朗的明月,心中便漲滿了一種久違的親切。成年之後,忙碌浮躁的自己已無心去與自然對視,而在記憶深處,因著外婆的蒲扇,這一輪清月卻是那樣近地懸掛著。
  那時候,因著自己性格的溫順,在一大群孫輩、外孫輩中獨得外婆的厚愛,因而,我也把外婆的家當成了自己家。每當晚飯過後,外公便會在河邊的空地上燃起一堆驅蚊的篙草,乘涼的桌子就置放在煙霧的上風口,我爬上飯桌,靜靜地躺下,而外婆,就坐在我的身邊,不停地給我搖著蒲扇。這時,一輪皎潔的月亮從河對面的樹林中冉冉升起,與滿天的星星交相輝映。月光下,岸畔的樹叢和河上的小橋在發亮的河面上投下濃重的倒影,不時地,鳴著汽笛的船隊從河彎深處逶迤而來,又向著遠方逶迤而去,那長長的汽笛聲和著林中的蟬聲把夏夜書寫得濃墨重彩,而泊在水棧邊的一隻烏蓬小船,船主人已沉沉入睡,懸著的風燈在河上鋪出一條金色光路。外婆的蒲扇一搭一搭地為我送來帶著蒲葉微香的涼風,,暑熱一團團圍裹而來,又被蒲扇一陣陣擊退,在蒲扇的陣陣涼意裡,我盡情地享受著這夏夜的豐富和靜柔,想像隨著月中桂樹和遙遙銀河展翅飛翔。
  做了一天農活的外婆十分勞累,在蒲扇的晃悠中,她沉沉地睡去,蒲扇便一下滑落在我的身上,在滑落的瞬間,外婆又突然驚醒了過來,這樣的情景往往要重複好幾次,直到真正地夜深人靜了,直到我也不知不覺進入了夢鄉。為了怕蒲扇在滑落中扎傷我,也為了使蒲扇經久耐用,細心的外婆將蒲扇的邊沿用布條密密地縫成一圈。
  在蒲扇的涼意裡,在外婆的呵護下,我漸漸地長高長大了。而在我成長的無數無數夏夜中,外婆用壞了多少柄蒲扇?如今,我的兒子也在我母親的蒲扇下感受著夏夜,陶醉在七彩的想像裡,一如當初的自己。這綿延不絕的親情,是滋潤生命的甘露,是生活中永恆的陽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