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豬之曲

田菜之於豬不同於表情之於情感。那綠油油且肥朔的葉子之下有著白色臃腫的根莖,十分營養的根莖,豬情有獨衷於葉子,人衷情於根。-

    依稀記得爺爺用楷書寫的紅包對聯,記的那些神情可怖的門神,爸爸說那是英雄。兒時閒耍的時候,夥伴們游擊戰式的玩起捉迷藏來,面積之大,範圍之廣,時間之持久,直到下午淋漓起雨來,酒窩們在稚嫩的臉上扭動著不肯罷休。田菜地的雨季,映襯著灰白的天空,和傍晚暮色中分外的翠綠,在鄰家的屋後,大片的,張揚的,驕傲的瘋長。趟著濕潤的雨水,小伙兒躲進了田菜地中,茂盛的葉子蓋過了我們半蹲的身體以及留著短髮或者小辮的小腦袋們。雨打芭蕉似的辟啪聲,像帕格尼尼用皮鞋拉出的小提琴曲一樣,時爾熱情,時爾緩慢。-

    雨水打濕了衣角,也打濕了依偎著我們鶴立雞群的向日葵,它扭轉著腦袋向著清晨太陽親吻它的方向,用母親般張開的懷抱將我們藏在它的葉子下面,如同撐起了一把足夠遮雨的傘。在那些灰白暗淡的舊照片一樣的記憶裡,它是那麼鮮艷而美麗的綻放著。-

    炊煙脆弱的騰起,乎著蒼白的熱氣,它沒法伸出兩隻手來磨擦一下,雨天很涼,兒時的心卻和藍色的火苗一樣熾熱,因為我們不孤單。在屋的那頭,傳來尋找的呼喊聲,這頭卻是我們小聲竊竊的歡笑。這田菜真棒,向日葵真美。-

    回憶過後,才猛然想起我的豬來。它之所以單純,是因為樂觀吧,滿足於茶餘飯後,似乎並不猜測那些細心照料背後的毒手。它依舊哼著歌,搖著尾,在午後酣暢淋漓的與周公買醉。

    人不同於豬簡直有太多的不同,卻仍然有著太多的相似。人是懂得爭取自由的,這是豬被宰殺之時,才嘶聲力竭的明白了人類的可怕,自由的珍貴,以及貪婪的諂媚的外表。-

    物理老頭曾氣憤的責罵爾等不開竅的學生們,張了顆豬腦袋,還是那種比較笨的豬腦子,。想必豬在將死之時未必都能大徹大悟,還有豬產生疑問,人為何如此對待它,其實這應是它早該明白的事。-

    聰明的人,是豬思想和人思想結合的產物,既懂得樂觀的生活,也懂得為自己爭取自由和不被淘汰的機會。-

    想來豬的智商和人的智商一樣,也是有待開發的,比如說「豬堅強」,比如說那只特立獨行的豬,比如說野豬群的團隊精神,和那種與狼有的一拼的耐力和野性。王小波先生的那只特力獨行的豬,有很強的諷世意味,是的沒個性,隨波逐流的人,終將是被淘汰的個體,而那些麻木了,遲鈍了的人,早已對在了魯迅的槍口上。那個關於過去,現在,未來的簡短的諷刺。-

    豬之可愛在於憨,還在於西遊中和尚界裡少有的色(shai)狼形象,在於喜劇中對嫦娥執著了天上人間的舉動,想必網界自命為「豬豬」的人,大抵都自戀於自之可愛與不出眾的單純,善良,及小小的壞心眼兒吧。-

    田菜之於豬,水果之於豬…它是雜食者與安樂者。-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