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不等夜來香花開

不知未何,昨晚又夢到了那株未開的夜來香。
  接近黃昏,我獨自徘徊在醫院的花園裡,在八月這個毫不涼爽的天氣裡,竟然也會有一絲風夾雜著絲絲涼氣闖進我的心裡。想著美好的夢因為這一場老天所開的玩笑,讓我不得不徹底放棄學業,心中更是增添寒意。
  母親在病床上痛苦地呻吟,病痛的折磨加上心上的欠疚讓她本來就蒼白的臉上帶著一絲紐曲,坐在一旁的我看著心中糾結著。
  平時在學校成績還不錯的我,這次升學考試550分的總分以517的分數被縣高中錄取,拿著入學通知書的我心中沉重多於喜悅。難道讓這在平常情況下算是開心的事給母親帶去壓力!
  果然沒錯,父母看著錄取通知書一臉的沉思,一臉蒼白的母親臉上顯露著焦慮,而父親那一臉的無奈讓因歲月與操勞刻畫出的皺紋深深凹陷著。心情極其複雜的我埋著頭說不出半句話來,我也知道家中因建房還欠下一屁股的債,現在又因母親的病而債台高築的家庭根本無力供我和小妹兩人進學堂。可這是我一輩子的事,叫我如何甘心就此放棄,想著想著讓這幾天幾乎沒停過的淚水再次滑落,可流淚這種繁雜的小事沒敢讓父母分擔,所以頭埋得更深。
  母親開口埋怨著自己:「都怪我,身體老不爭氣,給家裡帶來負擔」
  聽著母親的自責,沉重心情的我開口了:「媽,我不上學了。」
  「丫頭……」
  不等父親接下去,我接著說:「爸,我不是小孩子了,我考慮得很清楚,就像我同學說的,就算念完大學,也不能保證我的前景就一片光明,而不上學也不能說明自己以後就沒有好的出路,況且我可以自學,命運總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只是某些客觀原因注定機遇的多與少」。
  父親無奈又表示理解的點點頭。
  我知道這是我成長中的一個變化,如果拒絕變化,就等於拒絕新的美麗和新的機遇,變化會使我成熟,但它首先會使我痛苦,人生中最大的變化一定伴隨著焦灼與憂愁,甚至可以說如果沒有蝕骨銷魂的痛,變化就不夠清醒和完整,所以我需要坦然去接受,勇敢去面對。
  我走出病房,步入花園讓自己冷靜,因接近黃昏,在花園散步透氣的人不少,我在一株還未開放的夜來香旁站立,不知從哪冒出一小孩,也不顧那株正待盛開的夜來香在風中拚命的搖頭,她執意的讓它腰折。
  「可憐的未開夜來香花」我不經意的冒出了這句。
  我自己何嘗不是一枝可憐的未開夜來香花,竟管我萬般不願,可老天確無情的堅持己見。
  事情已過去了好幾年,如今我通過自己的努力通過了成人高考,工作一帆風順,家裡也早已經濟好轉,再次回首,這一切猶如就發生在昨天。
  付出也許會有收穫,可不付出肯定沒有收穫,所以我選擇了也許,這一切是值得的。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