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生命的獎賞遠在旅途終點

人們是怎樣從米的白、高粱的紅、葡萄的紫裡發現了酒的透明與清醇?

   傳說有兩個人與神仙邂逅,神仙授他們釀酒之法,叫他們選端陽那天飽滿起來的米,冰雪初融時高山流泉的水,調和了,注入深幽無人處千年紫砂土鑄成的陶甕,再用初夏第一張看見朝陽的新荷覆緊,密閉七七四十九天,直到雞叫三遍後方可啟封。

   像每一個傳說裡的英雄一樣,他們歷盡千辛萬苦,找齊了所有的材料,把夢想一起調和密封,然後潛心等待那個時刻。

   多麼漫長的等待啊。第四十九天到了,兩人整夜都不能寐,等著雞鳴的聲音。遠遠地,傳來了第一聲雞鳴,過了很久,依稀響起了第二聲。第三遍雞鳴到底什麼時候才會來?其中一個再也忍不住了,他打開了他的陶甕,驚呆了,裡面的一汪水,像醋一樣酸。大錯已經鑄成,不可挽回,他失望地把它灑在了地上。

   而另外一個,雖然也是按捺不住想要伸手,卻還是咬著牙,堅持到了三遍雞鳴響徹天光。多麼甘甜清澈的酒啊!只是多等了一刻而已。從此,「酒」與「灑」的區別,就只在那看似非常普通的一橫。

   而許多成功者,他們與失敗者的區別,往往不是機遇或是更聰明的頭腦,只在於成功者多堅持了一刻——有時是一年,有時是一天,有時,僅僅只是一遍雞鳴。

   在古老的東方,挑選小公牛到競技場格鬥有一定的程序。它們被帶進場地,向手待長矛的鬥牛士攻擊,裁判以它受戳後再向鬥牛士進攻的次數多寡來評定這只公牛的勇敢程度。從今往後,我須承認,我的生命每天都在接受類似的考驗。如果我堅忍不拔,勇往直前,迎接挑戰,那麼我一定會成功。

   我不是為了失敗才來到這個世界上的,我的血管裡也沒有失敗的血液在流動。我不是任人鞭打的羔羊,我是猛獅,不與羊群為伍。我不想聽失意者的哭泣,抱怨者的牢騷,這是羊群中的瘟疫,我不能被它傳染。失敗者的屠宰場不是我命運的歸宿。

   生命的獎賞遠在旅途終點,而非起點附近。我不知道要走多少步才能達到目標,踏上第一千步的時候,仍然可能遭到失敗。但成功就藏在拐角後面,除非拐了彎,我永遠不知道還有多遠。

   再前進一步,如果沒有用,就再向前一點。事實上,每次進步一點點並不太難。

   從今往後,我承認每天的奮鬥就像對參天大樹的一次砍擊,頭幾刀可能了無痕跡。每一擊看似微不足道,然而,累積起來,巨樹終會倒下。這恰如我今天的努力。

   就像沖洗高山的雨滴,吞噬猛虎的螞蟻,照亮大地的星辰,建起金字塔的奴隸,我也要一磚一瓦地建造起自己的城堡,因為我深知水滴石穿的道理,只要持之以恆,什麼都可以做到。

   我絕不考慮失敗,我的字典裡不再有放棄、不可能、辦不到、沒法子、成問題、失敗、行不通、沒希望、退縮……這類愚蠢的字眼。我要盡量避免絕望,一旦受到它的威脅,立即想方設法向它挑戰。我要辛勤耕耘,忍受苦楚。我放眼未來,勇往直前,不再理會腳下的障礙。我堅信,沙漠盡頭必是綠洲。

   我要牢牢記住古老的平衡法則,鼓勵自己堅持下去,因為每一次的失敗都會增加下一次成功的機會。這一次的拒絕就是下一次的贊同;這一次皺起眉頭就是下一次舒展的笑容;今天的不幸,往往預示著明天的好運。夜幕降臨,回想一天的遭遇,我總是心存感激。我深知,只有失敗多次,才能成功。

   我要嘗試,嘗試,再嘗試。障礙是我成功路上的彎路,我迎接這項挑戰。我要像水手一樣,乘風破浪。

   從今往後,我要借鑒別人成功的秘訣。過去的是非成敗,我全不計較,只抱定信念,明天會更好。當我精疲力竭時,我要抵制回家的誘惑,再試一次。我一試再試,爭取每一天的成功,避免以失敗收場。我要為明天的成功播種,超過那些按就班的人。在別人停滯不前時,我繼續拚搏,終有一天我會豐收。

   我不因昨日的成功而滿足,因為這是失敗的先兆。我要忘卻昨日的一切,是好是壞,都讓它隨風而去。我信心百倍,迎接新的太陽,相信"今天是此生最好的一天"。

   只要我一息尚存,就要堅持到底,因為我已深知成功的秘訣:堅持不懈,終會成功。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