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回憶(2)

那年,我談男朋友了,有一個年紀比我小男孩,說他喜歡子們我,還通過別人告訴我父母親,他的家庭條件各方面確實不錯,我父母親都非常高興,當時,也許是因為我出於對我父母親的睹氣,還是我真的覺得他比我小,我不願意。我弟知道了,就馬上趕到鄉下來,對我說:「那人我認識,各方面都很優秀,人長得又帥,他知道你比他大,可人家喜歡你,你怎麼不願意?」我說,我不想嫁給一個年紀比我小的人。後來我跟一個軍人相愛了(也就是我現在的丈夫)說來巧,那次我去福清市培訓會計時,在車上是同一個車窗。他也是那個小鎮的人,家就住在離那個小鎮不遠的一個小村莊。那次回家探親,他找到我了。可是我父母親不同意,說如果我嫁給他,就不認我了,後來不知道是父母大人覺得,他們這幾年來有虧對於我,還是我弟的說服力,既然答應我們婚事。還慢慢跟我和好了。
  我結婚後,通過我弟努力,我才從那個管理處調回到鎮上工作。兩地分居的家庭是麻煩的,每次探親,都是我弟送我上下車,無論是寒冬臘月的夜晚,還是烈日炎炎的盛夏,他都去接送我。因為當時運輸沒有現在方便,在這個縣城都是些過路客車,有時要等到深夜兩三點鐘才能到站。當時我都覺得有點苦,可是我有我弟在關心我,煩惱時,可以找他說說,痛苦時,可以向他傾訴,高興時,也可以讓他知道,每逢佳節過年,他也都到鄉下來和我們一起過,大年的初一,他會約上幾位朋友到鄉下來聚會什麼的。就是這樣,我弟就像兄長一樣,又像朋友一樣,他教給了我,如何做人,如何生存,使我在「逆境」中平靜地走過了這十幾年的路。
  我記得那次,我弟他也談女朋友了。他單位有位女孩子愛上他,我弟也喜歡她,可是父母親說她不是國家幹部,而且是臨時工,不同意。我弟到鄉下來時,告訴我說:「說人家是臨時工,現在擺個地攤也不會餓死的。」當時,我知道,我弟是非常喜歡那位女孩子的。我現在想起來有多後悔啊,當時我為什麼不站出來支持他啊?我是不是一個何等自私自利的人,他一生中那麼關心我,可我為什麼沒想到去關心他、支持他一次?我現在想起這件事,我有多後悔啊!多傷心啊!
  那年,我弟真的找了一位國家幹部了,可婚後,他變得沉默寡言了,話少了。我心裡明白,為了他的事業和才華,他苦苦奮鬥了好幾年,可在這個縣城,卻得不到「嘗識」;為了做一個孝順兒子,他做得很累。我卻不能幫他的忙,可他對我還跟往常一樣。每當有空他都有會帶著他妻子和小孩到鄉下來看我的。這樣一直到了前幾年,我丈夫從部隊轉業到這個縣城工作後,我結束了鄉下的生活,調到縣城工作。
  記得我是在那年5月份辦完全部手續來到城裡的。可在6月份,我弟就決定調離這個縣城,到別的縣城工作。那天晚上,他帶著他們系統的一位領導和同事到我父母親家來,跟兩位老人說,他真的要調走了。當時我也在場,他指著我對他的同事介紹說:「這是我姐。」那位領導說:「這就奇怪了,我們知道你有兩個妹妹,一個在鄉下,一個在城裡,怎麼冒出一個姐來了,是不是從那裡認的。」我弟笑著說:「她就一直住在鄉下那個,其實,她比我大,最近調上來了。」這也難怪了,十幾年來,大家一直把他當作我大哥。
  當客人都走了時,我說「這是怎麼回事啊?我來了,你卻要走了?」他說,現在通信很方便,而且交通也好,那個縣離我們這裡,來回只要三四個小時的路程,我會給你們打電話的。再說雙休日,有空我可以回家的。就這樣,為了他的事業,那份才華,他一個人就離開我們,到外縣工作了。
  我弟是搞金融的,去那邊,是在一個金融機構當頭,所以,他很忙,有時顧不上回來,顧不上他的妻子和孩子。每個週末他會給我掛電話的,說他忙,雙休日沒空回家了,要我去看看爸媽了,或者聊上幾句開心的話題了。他會開車,回家的時候大部份都是自己開車回來,我很擔心,勸他為什麼不讓司機接送呢?可每次他都說沒事。在那邊幹了一年後,他真的成功了,他的才華和成績讓人有目共睹,得到了那個機構的員工和他們系統的省裡、市裡領導肯定。
  我萬萬沒想到,在大年除夕的那一天,他卻永遠離我們而去了。我記得在元月12日,那天也是週末,他給我打了電話,他說「快過年了,忙嗎?過年了,你需要什麼嗎?告訴我。」我說:「我什麼都不缺的。」他說明天就不回來了,然後就勿勿把電話掛了。沒想到這竟然是我們最後一次的最短的通話。第二天,是週六,我考了一天試,到很晚時,不知為什麼,我特想他的,我就去他的家,他回來了,我說,你不是說沒空回來嗎?他說,明天要到省裡開會,順便回來了,還說過年後,他可能會調到市裡工作了。他問我是考電腦嗎?考得如何?我說,電腦在9月份就考完了,我考不過。他笑了笑說,你總這樣,學什麼都不認真。我說,那是全國計算機二級等級考試,很難的,那次全班四十多個人參加考試,都沒有一個人通過的。他又笑著說,那些人都跟你一樣笨呀?我說,那有,我已經老了,三十多歲了,還學會用電腦,你還說我笨?他拍拍我肩膀笑著說,哦,對,我倒忘了,你是最棒的。我跟我弟聊天就是這麼開心。想不到這也是我們最後一次的見面。
  他走的那天,就是農曆臘月二十九日,每個家庭都高高興興準備過大年的那天,可這一天對我們來是說是悲慘的一天,冷烈的寒風伴著淒淒的小雨,那天還是來了好多人為他送行,好多人為他哭泣,他們系統的在省裡工作的來了一位領導,他說我弟是金融事業的一位人才,可是天妒英才呀,英年早逝……
  要不是那天是我親自把他送到山上的,我想,我會走遍天崖海角,把他找回來的,我不相信這是事實!真的不相信!我想,假如,他沒死的話,假如不發生那場車禍的話,假如能用我的全部,甚至我的生命來換回他對生的一絲希望的話……不知有多好。
  了理完他的後事後,我弟的妻子拿一台精緻手機給我,說是我弟要在過年時送我的,想不到他來不及親手給你就走了。我又哭了,送我手機幹什麼啊?我不需要用手機的,是老天有意安排了,他要走了,給我做一個永久的留念?這麼多年來,老天爺為什麼對我這麼不公平?讓我一直活得這麼苦啊?
  我弟生前,最大願望是想蓋一座房子,他婚後,沒有和我爸媽住在一塊。所以他一直想蓋一座大的房子,和爸媽住在一起。可當時我爸犯了心臟病剛出院不久,動不動就發卑氣,堅決不讓他建房子,還讓我去跟我弟說,不要建房了,說什麼現在住的已經夠寬敞了等等。我因為怕我爸發卑氣心臟病再次發作,既然去跟我弟說了。現在我想起這件事,我真的很心痛,為什麼每次,我都沒有幫助我弟呀?如果那次我不去說,不要蓋房子的事,也許,我弟他就會真的蓋一座房子,到了快過年時,房子蓋好,他就會忙於裝修,就不會開車出去了,也就不會遇上那場殘酷車禍,也就不會死的,我究境充當了什麼「角色」呀?我是不是一個「殺手」,把我弟,給害了?我真的後悔死了。
  我曾聽我媽說過,他是在早晨太陽剛升起來時出生的。太陽剛升起來的時候是「晨光」,「晨光」是多麼美好的一天開始呀!可是,剛開始為什麼就消失呢?
  多少個週末,我呆呆坐在我辦公室的電話旁,幻想著,也許有人會給我電話,這個人也許是我弟從另一個角落打來的。多少個星期天,我獨自一個人跑到山上,在他的墓前,痛哭流淚,我說,誰能告訴我,這是為什麼?為什麼會變得這樣?可回答我的,是那蒼翠曠野中的萋萋芳草的風吹聲。
  每當我想起那兩位孤單的老人,那幼小的侄子,我就想哭,有時候想罵他,他為什麼這麼自私,為什麼那樣狠心,拋棄了那白髮高堂,幼小兒子,至愛親人……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