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清明,風起的日子

高溫天氣持續了好些天,出了門,總是熱浪迎面而來,灼得皮膚赤痛。海南的陽光,有的是過剩的熱情。
  半夜起來喝水。口乾干的,舌頭澀苦,頭有點疼,感覺有點冷,原來空調還在開著,而外面,卻是起風了,分明聽見風拍打著窗的玻璃,風在夏季的夜裡暗示著一場雨即將到來。
  重新躺上床,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凌晨快四點。看到有一條短信在手機裡沉默著。是瀟湘,在早些時候發過來的:感冒好些沒?
  眼睛還睜不開,頭沉沉的,蓋上被子,暈乎乎的重又睡去。身體好不舒爽,但卻還有一份掛念呢,於我而言,有點感動。我容易被感動,不管是老朋友還是普通朋友甚至是陌生人,他們通過不同方式傳遞過來的問候,都會那麼容易地打動我的心。雖然窗外起風了,窗外的風還有點涼。
  一個人走在上班的路上。
  天空烏雲密佈,陰沉沉的,下雨的前奏,烏雲在翻滾,是醞釀著淚吧?那流淚前的情緒,久違了!下雨前的這條路,顯得更寬闊了,也更安靜了。快要竣工了的廣場,工人們在鏟著種花的泥,往花壇裡填。
  心疼起那座簡陋的足球場,心疼起那片綠來。
  小時候,每個星期都會有三兩天的晚上,和小朋友們一起,聚集到這裡,看露天電影。許多時候,去得晚了,前面沒有了空位子,我們只好跑到銀幕的背面,反著看電影。那時候不太懂什麼原因,同樣的畫面,為什麼裡面的人總是用左手寫字,用左手拿搶打壞蛋,有的時候風很大,銀幕的布被風吹的東倒西歪的,裡面的人就歪著嘴巴唱歌和說話,雖然如此,我們依然看的津津有味。
  那個時候的日子很苦,而樂趣總是那麼多。為什麼人長大了,長老了,卻失去了那麼的樂趣。
  走進單位大院,同事們好多都在院子裡,不時抬頭望望黑壓壓的天.天空彷彿就在頭頂上。大家都盼著一場雨快點下,下得大些。
  沒過多久,雨點終於落下了,落在佈滿塵垢的樹葉上,落在乾旱的草地上。雨不大,吊人胃口似地,一陣一陣地有點不情願地飄過.那棵在日光下返淺了綠的玉蘭樹,搖擺著枝葉,渴望著雨的滋潤。
  我也渴望著滋潤,如這樹般。
  雨始終斷斷續續地飄著,氣溫驟然下降了十多度.我像個孩子般,在開始濕的地上來回走動,我小心翼翼地踩著草地上那雨落下後葉子上積蓄的水珠,讓那水珠將我的鞋子弄濕,內心的感慨無人知曉。
  許多時候,不需要人知曉,我的心情,我的感懷,我的甚至是一點點的憂傷。
  清明節,上山去為父母掃墓,路上,還是經過故人的墳。墳上,草淒淒地長著,故人離去多年的一路上,曾經的故事卻還是泛著青,曾經的美麗,卻在這土裡安靜地度過日子。有陽光也罷,有風雨也罷,他的快樂他的悲傷再也不會與塵世有任何的牽絆。
  想起,那個曾經與我訴說過傷心往事的雨微,她說故人不幸離世後,她喜歡去郊遊,為的是去郊遊的路上可以看見他的墳.雖然經歷不一樣,雖然所擁有的感情不盡相同,雖然走的腳印深淺不一,而這懷念,卻如此相似,懷念,不需要語言。
  每年的清明,走在那條掃墓的山路上,看著一個個沉默的墳,想起從前的溫柔,從前的愛戀.親人的,朋友的,熟悉的,陌生的.一段段一樣或不一樣的故事,埋葬在這裡,任時光流逝.這裡就是他們的世界了,他們的世界裡,他們過的好嗎?
  眼淚,從一雙草帽底下的大眼睛裡,悄然湧出。心隱約地疼著,如同被烈日灼傷了的肌膚。
  若是這淚,能讓寂寞不再寂寞,能將逝去的諾言喚回,多好。雖然知道天上人間,花開花落,生與死,不過如此。

 

期待您的新文章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