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我的跨年日誌

今天是2009年的最後一天,距離2010年還有6個小時。
  他正在廚房做飯,我打開電腦,想挽留住2009年最後的時光。
  想起《牽手》裡的歌詞:「沒有歲月可回頭」。歲月無情,帶走青春,帶走往事,帶走至親的親人。
  好在「沒有歲月可回頭」前面還有一句:「所以有了伴的路」。「所以有了伴的路,沒有歲月可回頭」,我才沒傷感到極致。
  新的一年馬上開始了,我唯一的心願就是祝福我的家人健康幸福。
  不知道爸爸能不能感受到我的心聲。
  現在我常想的一個問題就是,我更加不懼怕死亡了,因為死亡可以讓令我和爸爸相聚。我相信終有一天我可以和爸爸在另外一個世界重逢。
  但在有生的日子裡,我每一天都遭受著思念的折磨。
  有些記憶,有些經歷是不應該總去碰觸的,怎麼碰觸怎麼疼。但我卻無法繞避,因為那是生我養我的爸爸,我的生命我的生活永遠也不可能與他老人家分割。
  爸爸已經去世五個月了,五個月來,我時時想放聲痛哭,時時糾結在難以置信、恍如昨日等情緒中,依然接受不了爸爸遠去的事實。爸爸的音容笑貌、舉止動作無時無刻不像放電影一般在我腦海裡反覆閃過。都說時間是療傷的良藥,但時間對我,卻只意味著思念的累積,痛苦的疊加。
  那天收拾衣櫃,再次觸碰到了爸爸去世前穿的衣服。一件是跨欄背心,是在爸爸嚥氣的那一刻從他老人家身上剪下來的,我小心收藏至今。背心是黑色的,瘦碼,帶有爸爸純良的氣息。
  我把背心輕輕貼在臉上,沒有讓淚水流下來。
  我生活著的屋子是爸爸呆過的,我走過的路是爸爸走過的,我握著的遙控器是爸爸用過的,爸爸的氣息已滲透到我生命的紋理。
  弟弟問我「你經常夢見爸爸嗎?」我說「經常,你呢?」他說「夢到五六次了」。五六次,我五六十次也不止,甚至足有上百次。
  前幾天又夢見爸爸了,夢裡的情景我沒忍心跟任何人說。
  我不是爸爸最疼愛最惦記的孩子,但是我卻是夢到他老人家次數最多的孩子。
  我很感激爸爸,他讓我在夢裡重溫親情。
  他在教室教學,我開始抄《地藏經》,《地藏經》兩萬餘字,我有信心一個字一個字認真抄完。抄經是積福積德,我願意為我的爸爸媽媽積多多的福德。
  知道弟弟回家和媽媽她們一起過節,我的心情輕鬆了一些。我們都害怕過節,害怕在那種氣氛下想念爸爸,受不了家裡的冷清。我知道媽媽和姐姐心裡都不會太好受。親情,只有失去了,才真正懂得它有多麼多麼寶貴。
  他仍是在做飯,不過不是2009年的最後一頓,而是2010年的第一頓大餐——客廳裡放著湖南衛視重播的跨年演唱會,我的這篇日誌也是跨年完成,從昨天到今天,就是一年。
  母親身體健康,親人快快樂樂,家庭美美滿滿,這就是我的新年心願!

 

把珍寶來和諸君分享的心意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