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一個和咖啡有關的故事

喝咖啡多年,他始終沒戒。只好背著她偷偷地喝。她也一隻眼睛睜,一隻眼睛閉,裝作不知道。 忍耐不了時,就會發些牢騷。   
「喝咖啡好嗎?」她皺著眉頭看他。   
「不好。但是又沒法不喝。」   
「我和咖啡,你要哪個?」   
「都要。你對我不好,但是我又沒法不愛。」   
記得剛認識他時,他喝咖啡就已經喝得很凶了。閒來沒事,會夾端咖啡在食指和中指之間。通宵趕報告時更不用說,簡直像參加了什麼喝咖啡比賽。她常常因為他的咖啡,而咳得撕心裂肺。在一起之後,他才稍微收斂了一些。   
遇到朋友聚會時,他總會半途離席,鬼鬼祟祟藉故到洗手間去喝咖啡。結果一次因為渾身的異味,引來了大家的側目,她氣得跟他大吵了一頓,冷戰了三天才合好。   
或者一個心高氣爽,滿月高掛的星夜,兩人本來應該好好享受這浪漫的時刻,正當她靠在他懷裡的時候,她忽然不說話了。   
「怎麼那麼安靜了?」他低頭望著她沉默的臉龐。   
「你剛才有沒有喝咖啡?」   
「…我…有。」他吞吞吐吐地回答了她。結果她立刻推開他,獨自到旁邊坐著。   
「一杯而已…我沒騙你。」他苦苦哀求。   
「難道你就不能為了我把咖啡戒了嗎?」她生氣,又失望。   
「給我一點時間好嗎?」   
「我是為你好啊,你到底知道不知道?」   


他們的戀愛三週年紀念,約好到海邊慶祝。她忽然伸手一摸,發現車座底下有罐咖啡。沒有生氣,似乎已習慣了咖啡的存在。只是嘟起嘴,把咖啡給沒收了。他害怕她會大發雷霆,會壞了當天的氣氛,於是整個晚上都對她千依百順,萬般討好。直到送她回家時,她竟把咖啡還給了他。   
「答應我,喝完了裡頭的最後三包,就不喝了吧。」   
他一時說不出話來,心裡是滿滿的感動。除了對她傻笑,就只是一直用力地點頭而已。即使要他上刀山,下火海,他也十分願意。她知道,戒咖啡並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可是眼看他並沒有下決心的樣子,她想盡所有的辦法,來幫他戒咖啡。戒咖啡糖,戒咖啡藥都買了,卻還是沒有起色。   
「不如我去喝咖啡,然後戒咖啡,再教你戒咖啡,好不好?」   
「別傻,哪有人這樣啊?」他敲了她的腦袋一下。   
「或許真會有用呢?」她像決定了下來。   
「你都不喜歡喝咖啡的嘛,幹嘛逼自己做不願做的事呢?」   
「那你怎樣才能戒咖啡成功啊?」她擔憂著。   
「我已經盡力了。」他摸摸她的頭說。   
「我不想失去你…」她哭了起來。   
「傻瓜。」  


到市中心逛街時,看見一部拍大頭貼的機器。   
她硬拖著他跑到機器前,投下硬幣拍了兩張。接著貼在他的錢包裡。「要喝咖啡時,請看看照片裡的我。」   
掙紮了許久,他厭倦了戒咖啡的問題總圍繞在他們的身邊。終於,提出了分手。   
他們在電話旁安靜地掉了一夜的眼淚。他在她睡著後,掛下了電話,結束了這段感情。   
他瞬間消失在生活中,戒咖啡的問題也消失了。她過得特別輕松,但感覺上卻少了什麼。有人在身邊喝咖啡,傳來的咖啡味,讓她想起了他。   
她想念起他身上的咖啡味。想念她靠在他懷裡的味道,那是咖啡味。想念他千方百計想掩飾的味道,那是咖啡味。咖啡味,就是屬於他的味道。她開始喝第一杯咖啡,想他的感覺特別強烈。   


她將第二杯咖啡散出的煙霧,彌漫整個房間。就連被單,也好像變成她曾討厭的他的被單。聞著四溢的咖啡味,她才安然入睡。日覆一日,她離不開咖啡了。是喝咖啡上了癮,抑或眷戀上了癮,一切已不那麼清楚。她只懂,喝咖啡。   
一年後的他們,偶遇在一年後的街頭。如失散多年的老朋友,大家回到海邊敘舊起來。   
相比之下,她變得憔悴多了。他看了有些心疼,這都是因為他。她端起了一杯咖啡。「你喝咖啡?」他驚訝地看著她。「嗯。要嗎?」她深深吸了一口,再遞了包咖啡給他。   
「不了,我戒了。」   
「哦?什麼時候戒的?」她驚訝他竟辦到了。   
「半年前。為一個我愛的人。」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