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我小時候

在遙遠的記憶深處,總是埋藏著一種情愫的。說不清在什麼時候,就會被牽引,被攪動,然後,那一種久久窖藏的香氣就釋放出來,熏暖了一時、一日,或是一季!

    閒來無事,準備好了吃的喝的爬山去了!已經和山遠離了好久的我們,還沒幾步就已經氣喘吁吁了。兒子已經開始埋怨這麼熱的天,這麼強度的運動了。

    「天熱怕什麼,我小時候,這個時候肯定在山裡竄呢!」他喘著粗氣,嘴裡卻迴盪著小時候的豪情!「你不行吧?」他挑釁的說我。

    我小時候?我小時候是什麼樣子呢?腦海中閃過一幅幅畫面。爬山在小時候那是家常便飯。上學的路上需要經過一座小小的山,碰上下雨的時候,為了躲過一條大河,就要翻爬一座山。放假的時候就應季上山去刨藥了,什麼柴胡,黃?,蒼朮……小小的個子跟在哥哥們的身後,一點也不干示弱的。回來的時候也是一筐或是一袋呢!壓著踉踉蹌蹌的步伐,也走的雄赳赳氣昂昂,表示自己一點也不比他們差。山杏成熟的時候,也拎上袋子和媽媽滿山滿嶺的跑,近處的山沒有的,需要跑到茂密的深山裡才能找到長的又厚又大的杏來,於是,一把把的摘下,幼小的心裡滿滿的都是發現的興奮和收穫的急切!

    細想想,那個時候爬山時什麼感覺呢?好像全都想不起來了,那時候腿是今天這樣的沉重嗎?氣是今天這樣的粗嗎?汗是如此的嘩嘩在淌落嗎?那個時候,爬山不是目的,它只是我們的一個必經路途而已,我們的目的是那隱藏在山裡的寶貝,因為把他們裝回家,就可以換得小小的口袋鼓的,平時家裡不滿足的願望都可以自己實現了。

    「你看這是什麼?」他拿著一把開著小的如米粒的綠草讓我看。端詳了好半天,綠綠的細細的身軀,小的讓人感覺不到得花朵,是什麼呢?「哈哈,還說自己什麼都幹過呢?不行了吧」引來他的一陣嘲笑。「柴胡啊!」他的一聲提醒,隱約中好像感覺到小時候就是憑著這些小小的秧苗刨出地下的根來的,就是這些讓我像寶貝似的把他們拿到收購站去賣掉,然後換來喜歡的書啊,本啊的!

    「再看這是什麼」一把白絨絨的小傘舉到了我的面前。「蒲公英嘛!」兒子搶著說,也即說出了我的想法。「錯啦,這是剪子鼓!」哦!小時候,在它還嫩生生沒有成為種子前,我是大把大把的把它填在嘴裡,那感覺不亞於今天的孩子們在超市裡所買到得各種美味的!

    「這個呢?」一朵藍艷艷的花朵呈現在我的眼前,尖尖的五朵花瓣籠成一個。記憶深處的名字好像就到嘴邊,可是就急急的在嘴邊打著旋,說不出來。「打破碗花!」哦,哦!忽然就大悟了,小時候只要碰到它就小心翼翼的護著的,因為媽媽說打碎了它,是愛打碎碗的!

    ……一個個在眼前掠過,一個個熟悉的在記憶深處深深紮了根的,可卻又陌生的叫不起了名字,可是連帶的故事卻一個個生生的被帶到了眼前:

    將野花插滿了頭,滿山跑的;將樹枝圍成帽子,做成花冠的;抓著那一個個或是喜歡或是害怕的蟲子給他們做窩的,還有從山裡帶回來的那一袋袋一筐筐的喜悅的……

    一步步走,就一步步走進了回憶,走進了小時候。下山了,一個正在修建街道的小村子出現的眼前,踩著狼籍的路走過去,只聽一個老太太說:這個道不好走,什麼時候能修好啊?旁邊院落裡走出一個老漢,雙手叉腰,大聲說:這個道,能走啊!現在的人,走好道走慣了,稍微差點就懶的走。我小時候……」

    我笑了,「我小時候」,多美的詞彙啊!每當這句話響起的時候,一股暖流就會在我們週遭圍繞,流淌……因為小時候的記憶永遠藏在心靈的深處,它是不會隨著歲月的流逝而消失的。它是一個寶藏,永遠溫暖著我們日漸疲憊日漸堅硬的的身心!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