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我是一株小小草

我是路邊的一株小草,長在行道樹伯伯的腳下。
  其實,我們是不該站在這裡與行道樹伯伯爭營養的,可我的母親——大自然卻偏偏讓我從這塊土地上鑽了出來。
  看著其他的同胞們舒服地躺在「綠草如茵,踏直何忍」的牌子下,與其相比,我是多麼可憐啊!
  眼看著長在公園草坪上、綠茵場上,甚至就連生長在原始森林裡的同胞門都比我舒服。,我悲痛欲絕。可我不是動物,我沒有動的權利,不可能自己跑到森林裡,草坪上。想到這兒,我不禁頭沉沉而淚潸潸了。
  與其它同伴相比,我地位低下;與行道樹伯伯相比,我的地位也然不高:人類之所以能夠呼吸到新鮮的空氣,是由於我們全植物的努力。可人類卻把功勞歸功於行道樹伯伯一人了。
  長在行道樹伯伯的腳下,我們是一群憂愁的樹。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