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榴槤飄香的季節

榴槤,是熱帶一種非常奇特的水果。

它的奇特,不在於它的形、它的色、它的味。

說它奇特,實在是因為一般人對榴槤有著兩種極端的情感——不是極愛、便是極恨。本地人對它多半是愛的;恨它而又怕它的,都是外地人。

榴槤渾身上下長滿了紮人的尖叫,它像足了性格潑辣的婦女,只看一眼,便不想去動它,偏它又散發出一種濃烈已極的香味來引誘你,呼喚你,於是,你會不由自主的向它走近、走近。用撬子戰戰兢兢在撬開它,躺在堅實果殼裡的,是帶核的果肉。果肉通常分為純白與澄黃兩種顏色。純白的極甜,甜中卻又帶著些許若有若無的苦味,好像是該斬而又斬不斷的情絲;澄黃的呢,極香,香味如蛇,繞喉而下,整個人,都被這一股香熏得有點恍恍惚惚的。像這樣複雜的感受,是我們品嘗其它的水果所絕對沒有的!

然而,儘管國人對它如癡如醉,外地來的,一聽到榴槤便皺眉不已,聞到它時,退避三舍;硬逼他吃,他寧死不從!我有一位英國籍的朋友,就毫不客氣地對我說,榴槤的氣味使她聯想起爬滿明蛆蟲的垃圾;也有些人說它味如糞便、味如腐爛的鼠屍;總之,無一好評。有些外地人,也會抱著“從容就義”的心態去嘗嘗。嘗了以後,通常會有兩種反應:一種會飛快的奔向廁所,嘔吐不已;另一種呢,會以極容忍的口氣說:“噫,味道很怪!”前者這一輩子大概不會再試第二次了,然而,後者呢,卻仍有可為之處——若有機會,或會重試,奇怪的是:試多幾次以後,他便會漸漸的喜歡上它了。他日回國,他一定不會忘記以炫耀的口氣對自己的親朋戚友說道:“瞧,我敢吃榴槤哪!”實際上,異鄉客敢吃、愛吃榴槤,的的確確是一樁值得炫耀的事兒,因為在南洋所流行的一句話是:

“你若能吃榴槤,便能在這兒落葉生根。”

榴槤是有季節性的,每年的年中與年尾,便是它上市的時侯。在新加坡,有一個發售榴槤的大市集,位於芽籠區。那上一個很大很大的廣場,賣榴槤的,在廣場上搭起了臨時的木架,木架上,榴槤堆得好像山一樣的高,榴槤那勾人心魂的異香,這裡那裡竄滿了整個廣場。人氣、汗氣;討價聲、還價聲,也充斥於每一個角落內。

選購榴槤,是一門不易掌握的“學問”。根據此中行家指出:要買上好榴槤,要訣有二:一是嗅、二是聽。把榴槤捧在手裡,將鼻子湊近榴槤,閉上眼睛,全神貫注地,嗅!如果有一縷強烈的香味好像出弦弓箭一樣的射入鼻腔內,那麼,這榴槤的果肉,必然令人滿意。有些榴槤,味道雖好,但是,核很大很大,果肉極薄,不耐咀嚼,亦不能算是上品。所以,嗅了以後,還要聽。將香噴噴的榴槤高舉至耳朵旁,以手用力搖一搖,如果有細微的響聲發出來,表示肉厚核薄,上品也。如果響聲太大,便明明白白告訴你,這榴槤核極大,不中吃,倘若嗅時無香而搖時又無聲,那麼,這榴槤,多半是半生不熟的,千萬別買。知易行難,這兩個要訣聽起來好似很容易,然而,要在香味彌漫的市場裡嗅出個別榴槤的味兒、要在鬧聲喧天的市集裡靜聽個別榴槤的響聲,真是談何容易呀!

我是要馬來西亞第一次看到榴槤園的,一踏進那兒,便好似走進了一個滿布地雷的前線區。唯一的不同是:前線區的危險來自地底下,而榴槤園的危險卻是來自頭頂上。

榴槤樹最大的特色是,它會在熟透時自動掉落,如果有人企圖爬到樹上去摘,摘下來的榴槤,像單方面的愛情,生澀無味。鑒於此,榴槤未成熟時,縱然滿園結實累累,也不會有人動它們的歪念頭。榴槤一飄香,榴槤園主便開始緊張了,他會如請守夜的工人,守著園子。熟透了的榴槤,好像羽毛豐滿了的小鳥一樣,一個個快活無比地和細細的枝椏道別,“卜蔔蔔”地自高空飛降而下,每一聲“卜”都代表了金錢入袋的聲音,聽到園主眉開眼笑。

我認識一位元賣榴槤的,他每天向園主買下六十粒榴槤,放在竹簍裡,抬到路邊去賣。由於每天來往車輛很多,他的榴槤,一下子就賣光了,他把錢收好,施
施然地回家睡覺去了。有一次,我忍不住問他:
    “你的生意不錯,為什麼你不多拿一點來賣呢?”
    他想也不想,便答:
    “賺一日,用一日,夠便好。”
    這朋友,讀書不多,居然懂得“知足常樂”的人生道理!不過話說回來,一個社會,如果人人都如此知足,就會成為進步的絆腳石了!

現在榴槤飄香的季節剛剛過去了,它的縷縷餘香,還戀戀不捨地在空氣裡。

人們為了嗜食榴槤而用去了一部分積蓄,但是,心不悔。他們在心裡盤算:

“下一回榴槤再飄香時,我希望能吃得比這一回更加的痛快!”

勾人魂魄的異香。

返回列表